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晋韵 >>正文
回真向俗士之任
——读刘毓庆教授《椿楸园游艺录》
太原日报网 2016-10-10 08:36  来源:太原日报

商务印书馆2015年4月出版的《椿楸园游艺录》,线装本,繁体字,深蓝色函套。书中所录,是毓庆先生30年间独创的“文图”。这是在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沃土上产生出的一种新的艺术样态,其特点是用中国书法的用笔特点与绘画的构图技法,将象形汉字激活,使其呈现出鲜活生动的姿态,以之构成图画,配以题辞,以抒写情怀。这种艺术形式,非有学问功底甚难完成。此前除了《山西晚报》有过一次报道外,仅在毓庆先生的亲友间以一种雅玩的形式流传着。

毓庆先生的椿楸园在太原东山,大门两侧有一株椿树和一株楸树。门柱上那块黑色大理石,镌刻着姚奠中先生题的“椿楸园”三个字。院子一角有亭翼然,额曰“榆亭”,系袁行霈先生手书。住到椿楸园后,主人已出版了好几部著作,冠以园名者,始于这部“游艺录”,此时那两株椿楸树已经长得很高了。

在椿楸园这远离尘嚣之所,毓庆先生思考最多且努力去做的,是“回真向俗”的学术思想和实践路径。我每次趋访,他都关心当前政教和社会上的一些事,向我讲述国学经典中的一句或几句话,有时则谈他对国学经典中某句话的新思考。我没有资格跟他读硕读博,他却有耐心向我传道解惑。渐渐我就明白了,他是在“回真向俗”。不论面对大众或小众,只要你愿意,毓庆先生都乐于这样不知疲倦地把国学的精义讲给你听。有一次他在给我的短信中说:“通过‘向俗’而化俗,这是士之任。”

“回真向俗”出自章太炎《菿汉微言》:“自揣平生学术,始则转俗成真,终乃回真向俗。”毓庆先生是太炎弟子姚奠中先生的高足,他说:“‘真’,是探索学术之真;‘俗’,是面对社会大众说话,解决大众遇到的常见的问题。”又说,“一个学者‘转俗成真’容易,‘回真向俗’很难,因为这涉及一个人生境界的问题和学术眼光的问题。”他把“回真向俗”视为人文学者应该努力的方向,也是中国传统学术的一条道路,并以亲炙姚奠中先生四十年的体悟,向人们讲述姚先生是怎样以身践履“回真向俗”、孜孜守护中国学术正脉的。毓庆先生秉承着章太炎、姚奠中学术正脉,在“转俗成真”之后,接过“回真向俗”的接力棒,又往前跑了一程。就我所知,他这一程留下的脚印有:

《诗经讲读》,2008年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国学名著讲读系列之一;

《国学概论》,2009年他创办面向公众的山西大学国学大讲堂,这部讲稿同年由北师大出版社出版;

全本全注全译《诗经》,2011年中华书局出版,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之一;

《国学对话录》,这是他与姚奠中先生关于国学的对话记录,2012年三晋出版社出版;

《国学之道》,姚奠中、刘毓庆、郭万金对话录,2013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椿楸园读论语》,《名作欣赏》2015年第6期“经典重读”专栏开始连载;

《椿楸园游艺录》,依我管见,这是毓庆先生始而自娱自遣,终而自觉践履“回真向俗”的拓荒之作。

“游于艺”,大不易。毓庆先生自幼有书法、绘画的基础。攻读硕士期间,又在姚奠中、戚桂宴两位先生指导下研习《说文》、卜辞、金文,还把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中所收的铭文摹抄了一遍。

姚奠中先生晚年督促他练习书法,隔一段他便要给老师交一回“作业”。有一次在椿楸园“榆亭”,我有幸见到姚先生给他“判作业”。我想,他的书法是得姚先生“心传”的。他秉承师教,把书法作为修身的一门功课。在他看来,“练笔实是在练心,其事虽小,却关乎道”,“有大道存焉”。他的“游于艺”便是“游”在书法上,“文图”是书法的延伸。

在《椿楸园游艺录》前言中,毓庆先生说:“‘文图’算是我的一个创造。”“之所以叫‘文图’,是因为这里所用的主要是‘文’而不是‘字’;所构的主要是以表意为目的的‘图’,而不是酷肖物象的‘画’。”他又根据《说文》的观点解释:“‘文’是象形字,‘字’是由文孳生而成的形声、会意之类的字。”他的“文图”通常由一个或几个象形文字构成,让人一目了然。多数作品不光有“图”,还配有诗文,诗多文少。诗自作,书自写,图自构,诗、书、图浑然天成。倘使不避俗套,不妨称之为“椿楸园三绝”。这三绝合一的“文图”,是毓庆先生“不断发现中国文化的精微与妙趣、博大与深邃,发现汉字无限的文化创造力”的结晶,一笔一划都深蕴着他“对于道、德、仁、智的体悟,对于人生的感受与认识”。椿楸园“游于艺”,是以“志于道”“依于仁”为旨归的,每一幅“文图”,既是毓庆先生向汉字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致敬之作,又关乎世道人心,承载着他强烈的文化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

《椿楸园游艺录》收有文图、书艺共108幅,分成五组。(一)十二生肖篇。文图别出心裁,每首诗都配得贴

切,不知先有文图还是先有诗。如《灵蛇》以“草它(蛇)”二字构图,诗曰:“本是娲皇身,功成退草荫。历经沧海变,不改补天心。纵作小虫看,无妨悟道真。”《三羊开泰》以“羴”构图,末两句诗:“群而不党话开泰,喜看春风万里花。”《金鸡报晓》以“丹鸡”二字构图,诗曰:“纵为稻粱在草莱,峨冠金距岂庸才。平生不肯低头语,一唱千门万户开。”《义犬》以“大犬”二字构图,诗曰:“但求四野无狐兔,休问功成烹不烹。”文图是生肖,配诗体现的则是作者的思想情怀与积极用世精神。

(二)神话与吉祥篇15幅。神话系列8幅,每幅配一首诗,诗意多进取。如:“何不借取愚公斧,直劈夷行通海天。”(《愚公移山》)“而今衔石心犹在,问君何处有不平?”(《精卫填海》)吉祥系列7幅,大都构出了民俗中美好的愿景。只有《辈辈富贵》即“负龟图”反其意用之,借以讽世:“为身能富贵,不惜作龟孙。”

(三)古诗词篇8幅,(四)《诗经》篇(附《周易》)20幅。都是用“文图”再现诗意。我喜欢以“甲兀戈”构成的“舞干戚”的《刑天》,以“心若日月”四字所构的《李白诗意图》“白发三千丈”,还有以“鸟且水”所构的《关雎》诗意图,以“其执草”三字所构的《卷耳》诗意图,几个“戎”字所构的“赳赳武夫”诗意图。觉得古文字趣味很浓,意象又确实像那么回事。

(五)杂感篇48幅。这部分数量最多,大都借“文图”和所配诗文抒发自己的情怀。

有讽世之作。如《俟饲》图,一个甲骨文的“鸡”字,活现出了大公鸡引项高歌的神态,与三“隹”字构出了三只嗷嗷待哺的雏鸡,诗曰:“弱躯无力捕飞虫,瘏口哓音苦命穷。无奈伟冠为父母,只知教唱东方红。”讽刺官僚主义者不管民生只搞形式的工作作风。《倡廉》图,以“門”字构出一权贵之门,门联是:“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大黄鱼”,门外是由三“偁”字构成的手提黄鱼络绎登门而来的送礼队伍。横批是“反腐倡廉”。《朋来》以“朋兑(悦)”构图,图中一人笑盈盈地迎着来宾,来宾两手提着沉甸甸的钱币。没有题诗,配了一段文字,指出有人将“有朋自远方来”的“朋”曲解为朋贝即货币,这样的曲解,对于以“回真向俗”为己任的毓庆先生来说,当然如骨鲠在喉。他说:“夫余虽愚鲁,不能悟及此,然亦不能不折服于斯君创新之勇气。姑以古文构《朋来》图,以写其心。”

有明心见性之作。如《蜗居》以“蠃卜”构一只蜗牛在斜枝上爬行,诗曰:“不慕荣华屋,容身便自足。虽怀上进心,羞与世相逐。”《奔马毙犬》以“犬马”构图,典出欧阳修与翰林院同僚出游,看见一只狗被奔马踏死,两人各言其事,欧公简而同事繁。本来是前贤的一则文字游戏,毓庆先生却“读此别有感焉”,他给这幅文图配诗曰:“彼职护庭院,君司致远程。一门同奔走,何故不相容?”其心性如此。

有自强进取之作。如《瀑布》以“厂水丘”构图,题了一首七绝,又配一段文字,说明这幅文图的灵感得自1990年赴贵州参加学术会议期间参观黄果树大瀑布,“有感于怀”,构此图自遣,“多年未能忘怀”。诗的后两句稍显奇崛:“断壁如刀非断路,要把乾坤别样裁。”数年前,我北出雁门,毓庆先生以一本写满诗的册页相赠,有两首为我送行,其余摘自他旧作中“有励进取”者,这首七绝和另一首《题山石图》便在里面。诗后有注文,姑且转录于此:“右二诗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时正处逆境,前途黯然,心犹不甘。贵州会议参观黄果树瀑布,不觉有感于心,遂为古文字《瀑布图》。回赵城观女娲补天石,遂作古文字《山石图》,题诗如右。多年后忆及往事,忽有所悟,此非当日心境写照乎?余若彼时泯却裁乾补天之心,岂有今日哉!”我几次想问问毓庆先生当年的“逆境”,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后来偶然见他在山西大学国学大讲堂提及此事,豁然明白后,愈加敬服他的弘毅,对古人“士不可以不弘毅”“非弘不能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有了更加深切的体悟。书中收录的这两幅文图,都是“癸巳冬重书”的,与原作相隔二十多年。《山石图》改为《古岳娲皇石》,诗还是原来的,末两句说:“纵使红尘冷落久,壮心犹在娲皇年。”表现的正是他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志向。

有自娱之作。如《山妇晚归》以“保犬”构一位背负幼儿的村妇,后面紧跟着一只狗,配诗道:“闲话不知天色晚,匆匆唤犬急回家。”落款注明在东山养病时,忆及幼时山村生活而作。大凡有过乡村生活体验的,见此能不会心一笑?

我的古文字知识少得可怜,看毓庆先生的“文图”,仿佛听他的小学讲座,趣味盎然。这也是在补课。有些“文图”看不懂,还可以请教他。其实看不懂也无妨。就像翠柳间的黄鹂,它的鸣声我们能听懂多少呢,但给我们的却是心灵的愉悦。

我读商务版《椿楸园游艺录》,还有一点缺憾。毓庆先生的每一幅“文图”,怎样构图,怎样题诗,怎样落款,高低疏密怎样安排,都有讲究,可谓苦心营构。每幅“文图”都是一件审美的艺术品,可以装框在家里悬挂起来。但商务版把这些拆解了,诗、书、图的比例被放大或者缩小,甚至连配诗、题款的位置也被挪来挪去。编者的好意大概是为了版式均衡,然而这样一来,原本三绝合一的“文图”,被弄成文字是文字,图是图,文字与图相辅而生的那种形式美、那种气韵减损了许多。比如生肖系列的《灵蛇》,题诗和落款顺着蛇身的曲线自然排列,商务版把题诗和落款整体放大下移,蛇身被孤悬在上面,文字显得错落“无致”,甚至是无厘头了。《子鼠》《山虎》等亦是如此。《夸父逐日》虽与原作大体一致,但文字比例放大了,图无端被压,与原作韵味相去甚远。我这种感觉是因为先见过原作,有了比较,倘使读者由商务版初见“文图”,就会以为“原本如此”。

末了,我又想起四年前的秋天往访椿楸园,喝茶聊天时,看见一卷新作的“文图”,便贪上了,挑了四幅回家。如今看《椿楸园游艺录》才发觉,被我“掠走”的那四幅文图,两年后的“癸巳夏六月”和“癸巳秋八月”,又让毓庆先生费力劳神地重构一回。他那时大概已经有了这出版计划吧,但看着我要“掠走”,就那样坐在一旁微笑着默许了。

作者:卫洪平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