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晋韵 >>正文
“喃甜甜”
太原日报网 2016-08-22 08:43  来源:太原日报

“甜甜”两个字,在晋源一带读作“diandian”,其实就是有甜味的玉茭秆。“喃甜甜”就是嚼玉茭秆。这活儿,不要说城市长大的孩子,就是现如今的农村孩子,恐怕听了也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尝甜甜”,“喃甜甜”,却是我们儿时夏秋之交不可多得的乐趣和享受。

夏末秋初,大片大片的玉米地里,玉米顶端的花絮已抖落完毕,宽宽的叶片间,玉米棒子钻了出来,玉米须由白变绿,由绿变红,由红变褐,显示着玉米粒的日渐成熟。也预示着孩子们盼望已久的“尝甜甜”的时候到了。我们会三三两两或借割羊草、挑猪菜的机会,或专门约个伴,钻进玉米地,寻找自己的目标。“甜甜”分“公甜甜”和“母甜甜”。“公甜甜”即没有授粉的玉茭秆。这种玉茭秆,叶片间空空如也,没有棒子。其显著的特点是叶片,叶鞘是紫红色的,老远就能认出来。这种“甜甜”不用尝,绝对甜,但数量极少。因而,如果谁发现一颗“公甜甜”,肯定会高兴得大叫大嚷。而“母甜甜”呢,叶片间也有玉茭棒,要识别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我们会挑那些棒子小,籽粒不满,颜色发黄的玉茭秆,用镰刀割下来尝。尝的结果,甜的留下,不甜的有“尿噪气”的扔掉。这样难免会损害一些结籽的玉茭。因而,“尝甜甜”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如果被巡田的发现了,轻则遭一顿训斥,重则镰刀会被没收。

当尝下一两棵满意的“甜甜”后,我们会用镰刀将它们切成一尺长左右的短节,夹带在羊草、猪菜中带回家去。我尝下的甜甜,会和几个妹妹分享,我们各拿一节,用牙慢慢地撕掉它的表皮,然后咬一口芯,在嘴里慢慢地喃,边喃边将喃出的汁咽下肚去,细细地品尝。最后,将再无汁液的渣吐掉,重新咬一节芯再喃。后来才知道,这个过程与吃甘蔗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得“甜甜”的那个甜,由于每一节都不相同,比起甘蔗来不知要美妙多少倍。而由于“甜甜”的芯比甘蔗的芯要松脆一些,“喃甜甜”时,那有滋有味的享受过程,也比吃甘蔗惬意多了,没有喃过“甜甜”的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还有那个“喃”字,它是嚼烂了却不咽下去,吮其汁而吐其渣的意思,同样比那个吃甘蔗的“吃”,贴切、形象、有创意得多了。然而,请教了多少人,翻了多少字典,却无法确定此“喃”是否就是彼“nān”。

“甜甜”喃多了,嘴角会生一种叫“麻炸口”的疮,怪疼的,要涂抹好几天紫药水才会好。但小时候,能供孩子们一享口福的东西确实太少了。下一个秋天到来时,我们仍会毫不犹豫地钻进玉米地里,尝一根“甜甜”来“喃”。

作者:郝妙海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