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憩园 >>正文
债主(节选)
太原日报网 2016-09-23 08:59  来源:太原日报

梗概:在煤矿工作的薛小伟与村官张小娟谈起了恋爱。谈婚论嫁的时候,张小娟嫌薛小伟没有正式工作,鼓动他把家里借给薛大头放高利贷的钱取出来,去城里找个体面工作。村里很多人都把钱借给了薛大头。小伟的父亲认为张小娟是故意刁难。因为小伟的婚姻,从前和气的一大家人很快分了家。分家后,小伟到了城里上班,大伟的钱还是放在了薛大头那里。小伟又想把祖屋卖掉。大伟气极,找薛大头要钱,想把祖屋买回来,这时,薛大头的钱开始周转不过来,大伟赌气,四处借债。结果,一家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小伟工作的事还没有着落。孙三莲的婆婆去世之后,谁也不催促小伟与张小娟的婚事了,连大伟对小伟的婚事也漠不关心了,孙三莲很久也看不到小伟和张小娟了,也不知他们的事办得怎么样了。自从那晚他们一起开家庭会之后,孙三莲发现小伟和张小娟有点躲着她的意思。

大伟冷着她,小伟和张小娟躲着她,孙三莲有些想不通,后来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他们愿意不理她就不理她吧,反正她的日子还厚实着,她家的钱足够供孩子们上大学,将来她还要供她们上研究生,她希望她们像小姑子一样,学有所成,然后在大城市找一份工作,这是孙三莲的理想。

半年后的一天下午,张小娟来了,张小娟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只袋子。已是夏天了,张小娟穿一件薄荷色的连衣裙,穿一双淡绿色的凉鞋,头发挽在了脑后。孙三莲看到张小娟一副很清爽的样子,心里是非常羡慕的。她做姑娘的时候,从来也没有这么时尚地打扮过。

婆婆下葬之后,张小娟几乎是第一次来他们家,孙三莲给张小娟搬了一只凳子,张小娟和她一起坐在了枣树的荫凉下。

这是给你的,嫂子。张小娟把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孙三莲,孙三莲接了过去,朝袋子里看了看,她不认识这是一只什么水果,有很粗大的尖刺,孙三莲说这是什么呢?张小娟说这是榴莲,你能闻到它是什么味道?孙三莲使劲嗅了嗅,说好像洋葱的味道。张小娟说这味道很刺鼻,不好闻吧?孙三莲说有那么一点。孙三莲说这怎么吃呢?张小娟说已经熟了,外壳已经裂开了,吃里面的果肉。那趁着你在,我们切开吃点吧。于是两人就切了榴莲一起吃。

好久也不见你来了,孙三莲说,工作是不是很忙?张小娟说忙,前一段我和小伟去拍结婚照了,去了云南大理,走了十多天,今天来告诉你一个消息,小伟的工作基本落实了,下周就能去报到了,张小娟高兴地对孙三莲说。孙三莲听到这消息也很高兴,她说那很好啊,以后就要去城里工作了,是吗?张小娟说是,去煤炭局,能调去这个单位我真是太高兴了。

那你呢?你的工作怎么样了?孙三莲问张小娟。张小娟说我准备办借调,去妇联,下周就去,这样我和小伟就能考虑结婚了。孙三莲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张小娟说结婚是大事,我们也总得征求一下家长的意见,下周我们准备去一趟小伟姐姐那儿,与小伟的爸爸商量一下,真的想让我们裸婚吗?孙三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也懂裸婚是什么意思,张小娟这是让她公公拿钱。孙三莲思忖了一下,她公公放在薛大头那儿的钱还有十万,孙三莲想,会不会她公公把这十万都给了张小娟呢?

大老远的,你们打个电话说一声,看看咱公公怎么说,小伟工作的事你们有没有通知他呢?孙三莲对张小娟说。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多,但张小娟的身份让她明白她们即将是一家人了。

小伟不愿意开口,他妈突然去世,他很内疚,现在凡是涉及到钱的事,他都避而不愿提,反而让我很被动,这是他的事,难道让我去提吗?张小娟说,我来也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你们能不能和咱公公说一声呢,现在突然间没有一个人为我们张罗了,小伟自己也没有主见。

孙三莲听张小娟诉说自己的不快,这事孙三莲当然做不了主,结婚的事本来应该由公公婆婆为他们张罗,现在婆婆去世了,公公又不在家,只能让他们打电话和公公商量,看看公公是什么意思。

孙三莲把自己的想法和张小娟说了,张小娟说小伟不愿意打电话,她打又不合适,让孙三莲或者大伟打电话说一声。孙三莲说大伟好几天也不着一次家,要回家都深更半夜了,要不你给大伟打一个电话,电话里把情况和他说一下,看看他能不能和他爸说一声,就说你们想订婚了,你来是想和我们商量一下你们订婚的事。大概张小娟也对大伟的事有所耳闻,她没有对孙三莲的安排有任何异议,她就拨大伟的电话,大伟关机。

要不你直接给咱公公打电话吧,孙三莲说,把你和小伟工作的事对他说一声,然后就说你们想订婚结婚了。张小娟犹豫了半天,还是拨通了小伟父亲的电话,从张小娟的声音中,能感觉到她的尴尬。张小娟说她和小伟的工作有消息了,小伟下周就可以去正式报到了,她下周也要借调到妇联去了,之后张小娟说她和小伟想订婚了,订婚后想早点结婚。孙三莲的公公在电话中说让张小娟和小伟自己选日子,选好日子他就回来,他在电话中没有提钱的事。

张小娟主要是因为钱的事,她公公不提,只能由她提了,她说那我们订婚结婚也需要花钱,那钱呢?她公公说你转告小伟,薛大头那儿还有我的十万,我所有的家底就剩那么多了,让小伟去找薛大头取去,利息应该也有几千块,那十万连同利息就算是你们结婚的费用了。张小娟说现在听人们说很难找到薛大头,那钱还不知道能不能取出来?电话那头说早点去找薛大头,他也知道我们家用钱。张小娟说那好。

张小娟把她公公的意思给孙三莲进行了转述,让小伟去薛大头那儿取钱,张小娟说薛大头现在全国各地乱飞,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他。孙三莲说那就让小伟打他的电话,和他预约一下,看他什么时候在,钱什么时候能准备好,实际上经常有不少人还找他存钱,他把这部分钱补了这个缺,里面的钱就不用动用了。张小娟就给小伟打电话,说了他爸的意思,小伟说知道了。

一个月之后,张小娟和小伟来到了孙三莲家,孙三莲才想到他们已经都去城里工作了,才想到怪不得她很久没有在广播里听到张小娟的声音了。小伟问孙三莲有没有在村里见过薛大头,孙三莲说前不久还在村口的小超市里见过他,他在那儿和人们聊天呢。小伟说打了他几次电话,刚开始通着,后来一直打不通,说好一个月以后和他取钱,连他的面都见不上,像要债一样,我觉得怕是有问题。

中篇小说,原载《山西文学》2016年第9期

点评:李心丽越来越沉得住气了。她笔下世界展现的苦恼,勾连的哀伤,如此惊心动魄,笔调却是难得的寂静,很难想象她在这么平实的叙述中,不经意间,撬动了暗潮汹涌的疯狂现实。她的《债主》,以挖掘机般突进的方式,不动声色地讲述了几个小人物的喜怒哀乐。读完了,也让人困惑,人生简直就像丛林,对于即将到来的灾祸,对于命运的陷阱,根本无法预测。这么说,还是概念化了。同样是小人物,她建构的世界里,那些小人物,并非想象的那么微不足道。他们被利益纠裹的挣扎过程,典型,富有象征意义。

作者:李心丽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