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憩园 >>正文
楼顶绑钢筋的女人(节选)
太原日报网 2016-09-09 09:22  来源:太原日报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黑女一干就是一晌。红日头底下,晒得人都不知道热了,人变成了野地里的树和草,蔫是蔫,但晒不死,日头一下去,过一夜,吸点水分,第二天又精神起来。再说啦,还有这样一句话撑着哩:人是苦虫,不干不行。谁叫你一家人要吃要喝哩?谁叫你生老病死闺女上学儿子娶媳妇哩?有本事你不要生儿育女过一家日子,像死老张那样一个人吃饱了一家人不饥。可是话是这样说,老张的苦只有老张自己知道,他要是好过就不去偷瞅人家女人的屁股了。这个死老张!黑女就这样一边绑钢筋,一边寻思着一些她不大理解的问题,就这样熬到了晌午头上。钢筋倒是绑下了一大片,就像是娃儿写下了一大篇作业,就像是在地里锄了一大片草,黑女心里又高兴又妥帖,照这样速度,明天赶天黑前就能绑完,她就能安心回家去割麦子了。可是黑女站不起来了,她起了几起才从钢筋网上站起来。她才知道长长一晌,从天不明到大晌午头上,她一口水没喝,一个屁没放,蹲在那里一下也没起来过。这一起来头一晕差点栽倒,她赶紧闭上眼,就看见眼前血红一片,就像是人泡在血水里。过了一会儿,眼里倒是变黑了,可就有无数亮晶晶的小星星在吱吱吱地冒,小星星就像傍晚的蠓虫密密麻麻团住她,等到小蠓虫飞走了,她才睁开眼睛。才抬腿要走,两条腿却又变成了钢筋,硬得不会打弯,走不了路了。她不得不活动自己的腿,试着抬一下弯一下,抬一下弯一下,像做广播操,半晌,腿才渐渐有了知觉,勉强能直着腿挪开步子。

黑女把自己搬到梯道的阴凉处,她要好好歇上一气,等到身上汗落完,再动身下楼。可身上忽然又发起冷来,从大热天一下子就到了冬天,她就像是站在寒冷的阴暗地里一样。她战战兢兢朝下走,冷不防,死老张一下子窜出来,吓了她一跳。死老张蹲在一处楼道拐弯处,见她下来一下子站起来,这一回,她倒是见怪不怪了,也知道老张不会把她咋样了。老张龇着豁牙嘴嘿嘿笑着,递给她一瓶矿泉水,嘴里走风漏气地说着你喝你喝。她觉得老张是好心,刚要伸手去接,冷不防绵女从后头伸过手一下抢了过去,当着老张的面把那瓶矿泉水丢到一间敞口的屋子里。嘴里还不饶人,说老张你死了去吧,你活个人有啥味气。绵女这样对老张,黑女虽然觉得有些过头,但看着老张丑陋恶心的样子,又联想起平时老张老鼠一般鬼鬼祟祟的行为,也就没说什么。俩人一层一层朝下走,好一会儿,才像天女下凡一样,从空中落到了地面上。

下到地面上,俩人就去找李春生。工地很大,到处都是水泥钢筋堆起的山头,还有天井似深深的地基坑。俩人顾不上饥顾不上渴,一处一处找,最后在黑洞洞的地下车库找见了李春生。她们是听见李春生像唱歌儿一样好听的嗓音才找到李春生的。李春生是花样的一个男人,就是在和人吵架的时候嗓音都像是唱歌,叫人听了心里甜滋滋的怪舒服。果然李春生身边围着一大堆污皮花脸的工人,不用问,她俩也知道这些人是找李春生要工钱的,大概李春生已经把他们团哄好了,她俩来到跟前的时候,工人们正离开李春生朝外走。李春生就瞅见了她俩。和绵女一晌说的一样,黑女瞅见李春生脸色果然不像往常好看,圆脸也变成了长脸。李春生说你俩不要说了,过几天钱要下就给你们发了。说完抬腿就走,就像是躲她俩一样。

每天晌午吃饭连休息,大概就是个俩钟头时间,晌午一过,她们又回到了工地上。

又绑了一后晌钢筋,下工的时候,黑女看见老张照常蹲在一处楼角里,见她下来,没有像往常那样一下站起来吓死个人,这回老张是慢慢站起来,就像是做错事情理亏一样。老张驼着他一架瘦骆驼似的高大的身子骨,也不说话,把一个捆扎的紧梆梆的蛇皮袋举到她面前。她看见蛇皮袋里疙里疙瘩的,像装着几疙瘩红薯。老张说话啦。老张说:“大妹子,这是三万块钱,是我这几年干活儿攒下的,我知道永平兄弟做手术急用钱,我就把它从银行里取出来了。”黑女没有明白过来老张是啥意思,但是她内心里已经溜起了一股小风,那小风溜溜地吹着,她像是站在家乡有风的岭坡上,小风吹得她身上战战栗栗的。老张又说话啦,老张嗓音嘶嘶啦啦的,像是岭风划过干树枝,听起来很遥远。老张说:“大妹子,你是有一家日月的人,不像我没有日月,这钱本是我攒着准备养老的时候用的,可眼前我还能干,暂时用不着,你先拿去用吧。”黑女这才明白过来,明白了老张的心意,她心里的小风一下变成了风暴,风暴在她胸中激荡冲撞,冲撞得她有些站不稳。她一时不知道该咋样对待老张,站在那里不会动了。老张的话还在她耳边响着:“大妹子,我计划好了,麦天你回去割麦子,我去医院伺候永平兄弟。我没有地,我那地早几年出来时就包给别人种去了。我一个人干在外头吃在外头,白天给工地上打杂,夜里在工地上守夜,日子过得也不赖。”

天已经黑透了,黑女和老张站在黑暗的梯道里,黑女怀里紧紧搂着那个疙里疙瘩的蛇皮袋,像是寒夜里搂着一个大火炉。她听见老张胸膛里发出的粗烈烈的喘气,闻见老张身上散发出来的粗烈烈牲口一般的热气,这使她联想起村子里拴在树下的骡马气味。她想老张接下来该有啥动作了吧?就像那日夜晚下工,老张在梯道拐弯处一下冒出来搂住她。她就那样站在黑暗的梯道里,像一棵树长在山坡上,等着风雨来侵犯她、揉搓她。她就那样站在楼道里,怀里紧紧搂着那个疙里疙瘩的蛇皮袋。仿佛过了一年,等世界上一切的声音在心里安静下来时,黑女发现眼前的老张消失了,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黑暗的梯道里。

黑女开始朝楼下走,这时候黑女流泪了,她不知道她这泪是为老张流的,还是为她自己流的。

后来黑女就从空中下到了地面上,回去的路上,她看见城市的华灯已经升起,吃过夜饭的人们出来了,带着酒足饭饱的样子,享受着城市美好的夜景。黑女夹杂在红红绿绿的颜色中间,她头上戴着的橘黄色安全帽很是显眼,她朝着她租住的地方走去。

短篇小说,原载《山西文学》2016年第9期

点评:王玉峰的《楼顶绑钢筋的女人》虽折射了不讲信义的社会,侧重的却是这些历尽磨难的人如何抱团取暖。这些关于底层的小说之所以让人亲近,是因为他们形象呈现了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世界。他们的描写,既有社会学的价值,又因了朴素的叙述,描绘出了生而为人的普遍困境。困境只是外在,说到底,关注的还是人,是人性。情义就是这些小人物的个性,就是他们的思想。也是因为他们有情有义,懂得爱与怜悯,这些来来往往于建筑工地,生活在流水线上的小人物,才获得了尊严,有了存在的价值。一篇好的小说,倒不是它简单展示了什么是温暖,什么是善良和美好,而是小说家捕捉到了几道人性的切口:跟着人物经历了一切之后,无论这世界是荒谬,还是充满温情,都能让人看得越发清楚,更加明了。这切口如何进入,需要小说家的耐心求证,努力寻找。陈克海

作者:王玉峰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