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憩园 >>正文
那头随性摇曳的浓发
——追忆我的老师胡秉胜
太原日报网 2016-08-26 08:38  来源:太原日报

窗外,十几棵排列整齐的水杉方队,挺着要跟七层楼比高的身躯,几乎纹丝不动,满身婆娑的树叶如同倒挂着的百足虫,徐徐荡来,又轻轻飘去。那节奏、那韵致、那灵性,就像站立在讲台上的熟悉身影,用一头浓发在挥洒智慧,在调遣你心底的抑扬顿挫。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噤,一个久违的名字就这样突兀地蹦出我的脑海。

这个名字叫胡秉胜,是我在当时的山西运城县(现为盐湖区)冯村中学复读时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屈指算来,有三十年没有见过面了,但他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是谁说过,淳朴而真挚的情感,总是与神明相通的。如今身处江城,远隔千里,触景生情,居然能想到这个久违的名字,不就是最好的注脚么?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在百度上键入他的名字,想通过万能的网络来了解恩师的些许近况。扑面而来的消息却让我一下子愣了,他已于一个半月前仙逝了!我立时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一边给远方的同学打电话,一边浏览网上纪念他的文章,他的音容笑貌由远而近,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恢复高考后,我先是考入相邻的上郭中学复读。1978年高考结束,便一头扎进田间劳作,不敢面对结果。父亲看村里有人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便骑上自行车,到学校询问。这一去不要紧,他兴冲冲地返回家里,问我,你猜,考得咋样?我说,肯定不咋样。父亲说,就差0.3分,校长在全校学生大会上讲了。我说,哪咋办?再复读!父亲坚定地说。上郭中学是不想再去了,再远一点的便是冯村中学,可人家的招录考试已过了。看我一筹莫展的样子,父亲又骑上自行车,奔波到冯村中学。进了校门,碰见一位双手插进裤兜、一头浓发往后背、右眼有点斜视的老师,把我的情况说了,没想到,这位老师慨然应允:让娃来吧,找我,姓胡,就到我们班。

就这样,我驮上行李,赶到几十里外的冯村中学,又开始了一段艰苦、紧张,几乎是拼命的复读生涯。学校依坡就势,坐南朝北,建在鸣条岗上,中间是马路,两边是一排高过一排的教室,一直建到坡顶。教室前栽着绿树,印象中它总是婆娑茂盛的样子,应该是桐树或者杨树吧。胡秉胜担任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这个时候,我才猛然记起,他撰写的一篇学大寨的对口词,我还表演过呢,应该是发表在《山西群众文艺》上。那时候我在另一所高中的文艺班就读,常年自费订阅这份杂志。有了这一层经历,总感到我们之间前世有缘似的,上起他的课就格外用心。他每一节课讲完该讲的,差不多剩下十分八分钟时间,便在黑板上手书一段古汉语,让我们边抄边加标点和翻译。现在还能熟记的一些句子,如“故治国无法则乱,守法而不变则悖”“君子用人如器,各取所长”等,就是当时记住的。还有作文课,出完作文题目,要求不能打草稿,当堂在稿纸上一格一个字地写完,不限字数,越长越好。就在写作此文的前些天,找见了当年的作文本,翻了翻,写过“我的报考志愿是怎样决定的”“当我听到天安门事件平反的消息后”“解放思想、学出成绩”等十多篇,最长的有一千五百多字。仔细想来,无论是这些作文题目,还是那些古汉语段落,都契合当时的形势,可见胡老师对时事的洞察和把握能力。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每一篇作文都认真批改,并写下评语。好的作文,还要在下一节课上宣读,要么抄在房头的黑板上展示。杨麦俊,一个女同学的名字,不是我们班的,人也对不上,之所以记住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在黑板报上读过她的作文。记得每一次作文,我在心里都暗暗憋着一口气,想着要出彩。

胡老师的办公室兼卧室,在一进校园的东边,坐东朝西,出门往上一个台阶,是我们的宿舍,再上一个台阶,就是教室。无论在哪儿,时不时总会见到他,见到他,你要有进步,他总会眯起右眼,脸上开满菊花,再露出满嘴黄牙,夸奖你几句,鼓励你几句。要是不吃苦努力,他的右眼就会射出一支冷箭,一直射到你的心里,让你胆颤。因为偏好文艺,自认为与胡老师有相同的爱好,有机会就去他房间聊天。一次,无意中向他提起,说不少专科学校扩招了,想试着报名,看能不能录取。他哈哈一笑说,这娃,很快就到高考了,你就吃不了这几个月的苦了?安心学习,考个好大学。其时,我的确是熬不住了,不是精神上的,而是身体。学校离家几十里路,每周周三周日要从家里取两回馒头。进入夏天,馒头第二天就会长毛,擦一擦,还可以吃,第三天,黑毛就会无孔不入,擦完表皮,掰开,里面也长了黑须,送到灶上加热了,仍然难以下咽。我患上了慢性肠炎,肚子一疼,就得上厕所,常常耽误听课。后来从镇里的卫生院买了一包抗菌优,一毛几一片,那年月,够奢侈了,肚子咕咕一响,就吃下一片,几个月吃下来,总算没有误事。得了红眼病,奇痒难耐,有人说用自己的尿洗,就可以治愈,我偷偷在厕所不知洗了多少次,也没有见好。可体力总是跟不上。宿舍其实就是一间大教室,地上铺些麦秸,展开褥子就是床铺。睡在我左右两边的同学,晚上十点熄灯后,我回来躺下不见他们;早上起床,他们的被子已叠得整整齐齐,不知何时已出去早读了。也想这样,试了几天,竟然头昏脑涨,一点也学不进去,只好回归正常。

一次课堂上,胡老师讲得忘情,满头浓发轻轻地摇曳着,我的思想却开了小差。想到他在学习方法上的指导,在学习劲头上的鼓励,在个人情绪上的梳理,便想象着他该是一位军官、还是乐队指挥,他此时的风度气韵和挥洒自如,是该用火炬、灯塔,还是该用窗外的绿树来比喻。这样想的时候,竟然不由自主地扭头看着窗外。就在这时,那只让我胆颤的冷箭射向了我,足足在我脸上停留了十几秒,我的脸面霎时成了全班同学的靶子,只得悄然低头。请相信这是真实的记述。那时候,尽管我情窦已开,前排坐着女生,但紧要关头,绝不敢为情分神。这节课临近结束,胡老师语重心长地说,同学们呀,听课要用心,学习要专心,尤其是志向要远大,不要鼠目寸光,假如新郭大学要招生,你也要上吗?新郭是一个小村庄,就在学校附近。这话指谁,我自然心知肚明。同学们“哄——”地笑了,我的脸更红了。

好景不长,厄运突然降到了胡老师身上,他的小儿子患上了小儿麻痹,需要马上医治。无奈之下,他只好向学校请假,带着孩子去了西安。奔波中,并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学子,隔三差五就要写一封信,班长把信贴到黑板一角。我当年的作文本里恰好抄录着一封信,抬头是“十五班全体同学”,落款是“胡秉胜于西安”,时间为“1979年3月3日”。现把主要内容照录如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离开你们已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中间,每在奔波之余,总是不时地想起你们,真是人居秦晋两地、情感息息相通啊!

我个人的问题就撇开不谈了,“三句话不离本行”,还是想过问一下你们的思想、学习、身体情况。从思想方面来说,一定要明确离高考只有百天时间了,当我们每撕下一页日历的时候,必须考虑功课的进度情况,千万不可浑浑噩噩。应该看到,广大报考大专的青年都在奋发努力,所以要想考取,必须从难、从严、从高标准要求自己,准备夺高分或满分,而不要有厌倦情绪。

各门功课,同样重要,千万不可从兴趣出发,有所偏废。至于各科的学习问题,大体仍按原来的安排。听说最近回来不少资料,这在课外抽时间看看是有好处的,不过看时一定要有分析鉴别能力,一定要驾驭资料,为我所用,千万不可让资料牵着自己走。

锻炼身体可以使头脑清醒,精力充沛,望坚持。你们攻关的姿态浮现在我的眼前,读书声也萦绕在耳际,战鼓已经敲响,离主攻的时间不远了,我力争在三月十五日前回到你们中间。

现在读来,这封信蕴含的内容实在太丰富了,除过他为师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还有他的才情与智慧。他不仅教书育人,自己也坚持学习、思考,曾发表过许多诗文。后来,还与人合著出版了《常用古诗词名句简析及示例》。当时,不知哪位同学在办公室桌上看到他的作品剪贴本,没有通报,便拿去学习了。胡老师发现后,遍寻不得,只好在班里“悬赏”:同学们缺啥,可以从我办公室里随便拿,但剪贴本一定要还回来,它是我的心血啊!

参加完那一年高考,只与胡老师匆匆见过一面,他照例盛开满脸菊花,露出满嘴黄牙,问我,考好了吧?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内心充满歉疚和自责。回到家里,慢性肠炎仍持续作怪,连续输了十多天液体。母亲看我愁眉不展、愁肠百结的样子,总要念叨:倒霉死了,投奔人家胡秉胜,可巧娃就病了。我对母亲说,可别这么说了,能跟上胡老师学这几个月,就算上过大学了。

时下有句流行语,叫“主要看气质”。刚听说这句话时,自然就联想到了胡秉胜老师。可转念一想,胡老师的学识人品,又岂能是“气质”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那摇曳在我的心里情里梦里的,分明是他的灵魂啊!

作者:裴孟东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