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憩园 >>正文
客体散文(之八)鳝鱼
太原日报网 2016-08-26 08:36  来源:太原日报

这地方奇了。向北是黄土垣,向南是黄土岭,向东向西也是黄土垣、黄土岭。惟有这当间水灵灵的一片,满眼的绿。这簇绿是条河滋润出来的。河唤母子河,从西山脚下流出来,滋田润土,洇染出黄土的灵性。

河里有鱼,鲶鱼,鲤鱼,还有梆子鱼和窜条子鱼。鱼里头数鲤鱼好看,红脊,红尾,红眼圈,装点在银亮的鱼鳞上,真有些雪映红的姿色。窜条子鱼好抓,多在岸檐下的水草里落脚,头朝上水,尾顺水流,要摸,先把一只手堵在上头,再用一只手从下面往上移动,快触尾梢,惊了那灵物儿,闪电般疾驶,正好闯进堵在前面的掌心。另只手很快前去,双掌合实,窜条子鱼成了俘虏。

每回抓到鱼进村,或柳条串着,或盆子端着,我们都气昂昂地走,活像凯旋的将军。村边有棵老柳树,老得弯了头。弯头柳下坐着一帮白胡子老头。白胡子们见势凑前来,要看我们的收成。看了总说,不如我们先前,那会儿河里鱼多,一袋烟的工夫,能捞一桶。哦,对了,还有鳝鱼。鳝鱼,没见过吧,那光景你爸的囟门还没长全,你咋能知道呢!鳝鱼那主儿,长着哩!说着双臂伸直,似乎那鱼足有五六尺长。又说,鳝鱼肉好吃着哩,彻头到尾一棵长刺,不费啥口舌。说着咂巴着嘴,喷出的似乎也是鳝鱼味。我们这伙猴崽听神了,马上想扔了手中那些丑物,扑下河去,拎几条鳝鱼上来。

鳝鱼,成了大伙儿的希望。希望一直是希望。为了捕获希望,有一回我们下了狠心,走出去老远,到了母子河入汾河的叉口,扎网上移。扎网逮鱼是出好戏。方法是,由两人将鱼网绷开,堵严河口,几个人脱光衣裤,跳下水去,从上游百十步往上扑蹬,鱼受了惊吓仓皇逃窜,窜进网里的,就是我们的收成。越往上扎,鱼挤匝得越密,收成越好。我们一网挨一网扎着,扎没了日头才扎近泄洞跟前。鱼抓得不少,却没有鳝鱼。白胡子们笑了,颠着胡子说,憨娃们,鳝鱼鬼着呢,一惊动早钻了洞,难抓哩!怎么样,本事不行吧!

我们总想在白胡子面前显显威风,越发想鳝鱼了。隔几日,我们下了苦心,打坝垒堰,把河水避开,围歼大大小小的水洼。所谓围歼,是句外行话。行当话应是竭泽而渔。我们用盆子、木桶刮干洼子里的水,捡鱼,还用柴草点起火,往河沿边的洞里扇风灌烟,熏那洞里的物儿。折腾了几天,也没见鳝鱼的影儿。惟一的希望在那泄洞了。泄洞是水磨的配置物,泄洪水用的。怕洪水猛了冲垮水磨,在河上头不远处开了口,平常使唤木板闸死,只漏些线缕般的水丝。山洪发了,拉了板闸,任那狂物肆虐,水磨落个安然。那狂物一过,泄洪口阔了,深了,成了泄洞,活像山峁上庄户人家的泊池。泊池没了天雨,会干涸。泄洞成年累月有活水滋补,常常是丰盈的,和下头的河水缠绵得难分你我。泄洞的水弄不干,慢说藏了鬼精明的鳝鱼,就是梆子鱼、窜条鱼钻进去,我们也只能望洋兴叹。鳝鱼,成了撩人的心事和话题。不仅我们,我们撩逗得一村两巷的人心都热了,都想见识见识这物,这物总不露面。隔些日子,我去公社谋事干,把这话题吐在饭桌上,稀罕的人满多。我学着白胡子们的样子比划鳝鱼,众人热火地应和,不知是眼馋还是口馋。

突然,蹦出个逮鱼的机会。公社搞农田水利建设,要把母子河裁弯改直,新河道把泄洞闪到了一边。新河道挖成那日,要把旧河里的水围堵过去,这叫合龙。水滔滔的,难阻难塞。草袋子扔下去,翻个滚漂远了。正是冬日,风紧天寒,大喇叭高喊战天斗地也不治事。公社主任赶到前线督战,呼唤伙夫挑来了两桶白酒。然后下令,小伙子们,有种的喝,一人一只碗,尽够地喝,热火了下!酒能生热,也能壮胆,转眼间,早有人咕咚咕咚灌下肚去,撂下碗,一甩棉袄棉裤,“扑嗵”跳到河里。接二连三,河口堵了四五条好汉。随着草袋子的落水,坝堵实了,水驯入了新河,泄洞成了死水池。广播喇叭传出了大坝合龙成功的喜讯,好汉的名字也被连连播颂:许二蛋、张小毛、王大彪……

是日晚饭,公社主任宣布,夜里九点集合,有紧急行动。何事?没说,需要保密。越是秘事,众人越想透个底,你猜东,他猜西,一直猜到集合的时分。什么学习啦,批判啦,加班苦战啦,都他娘的胡扯!主任下达任务:今夜刮干泄洞,捉鱼。此令一出,欢声四起,又被主任喝住,悄声些。四面出动,工地上的七八台水泵都被抬来了,接上电,哗哗啦啦鏖战。水哧哧下去,只半个时辰,露出了河底。主任宣布,一切缴获要归公,不准私拿私分。

河水落得更快了,看得见蟹们鱼们惊慌的模样了,爬的,跳的,埋头往一堆里挤。挤也无奈,全部被俘。灶房里的两担水桶咯闪着担走了,鱼不少,仍没有鳝鱼。回去的时候,夜沉沉的,众人不困,说说笑笑的。主任不语,默默地走着。

夜里回屋,我们悄悄睡了。二日饭时,我们秘密吃了那鱼。孰料这事儿还是抖露出去了。有人说,那晚主任是要抓鳝鱼哩,我才想起回村路上他那默然的作派;又有人说,主任蓄谋已久了,本来不用废那泄洞,我才留意,直直的新河果然拐了个不显眼的弯儿。晓了这事,白胡子们好笑,抹把眼泪说,狗日的,想逮鳝鱼,没你的门!日本人来了的那年冬日里,苏二公子个嚼舌根子的,说河里有鳝鱼,刺少,好吃。招惹得小日本动了心,刺刀逼着四乡八村的男人沿河乱摸。那个天呀冷炸了,三湾村的牛娃子,五大三粗的汉子,多摸些时分,倒在河里就没上来。说也奇怪,往常河暗檐里,一摸一条,这日却连个鳝鱼毛毛也不见了,鬼了!小日本躁了,在蛤蟆堰那儿,照脸地扇苏二公子哩!那贱皮想说什么,没出嘴,一把刺刀从前心穿到了后心。打那会儿起,这里的鳝鱼绝了根,还捉得着么?

往事早去远了。写这篇文章前我曾回乡下一趟,昔年上大喇叭颂扬过的堵河人物却一个也没见上。问起他们,都说殁了。我有些纳闷,正当是壮实年岁,咋倒去了?忙问原因,答是病死的,风湿性的心脏病。死就死了,死是或迟或早的事,我总觉得他们的死和鳝鱼有些瓜葛,心里疚疚的。

作者:乔忠延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