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晚报logo
首页 都市 经济 评论
热线 区县 图片 视点
国际 文娱 专题 旅游
国内 体育 焦点 健康
理论 读书 回忆 大生活 天下晋商
晋韵 憩园 收藏 老照片 人物春秋
多媒体报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太报报业集团旗下网站太原新闻网 太原日报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阳光天使小记者 太报传媒公司 发行公司 印务公司 广告公司 物业公司 房产开发公司
憩园 >>正文
客体散文(之六)
太原日报网 2016-08-12 09:57  来源:太原日报

狼是故乡伟岸而又机敏的风景。进入这风景,狼是在黑夜里。夜很深了,人入眠了,圈里的猪羊鸡鸭都打起了盹。惯于打着响鼻吃夜草的骡马驴子也嚼累了嘴,雕塑在槽头了。风早歇了,最爱摇头晃脑的树梢连些微的抖动也停住了。村里村外没有一点儿动静,一切归于沉寂。月亮隐了,让黑夜凝定那深幽的肃然。

这时分,往常妩媚的静寂,突然就可怕起来,变成了蕴含着无限能量的火山,似乎随时都有喷发爆炸的可能,任何置身其中的物什都将旋舞成夺目的挽歌!因而,没人愿意在这静夜中出门,偶有人走动,头发也奓奓的,敢于搏击这静夜的当数狼了。

狼如一位钢骨铮铮的汉子,无所顾忌地走着,走进了村里。而且,很快选择了一所院子,越过豁口,扒在了那支起窗扇的窗台上,窗扇是屋里人贪凉支起的。躺在炕上的人,已经映入狼那莹绿的眼中了,一大一小,大的贴着窗台,小的紧挨在大的身边。狼可否断定她们是母女俩不得而知,但是那突发的攻击却是明确的。也称得上是一个箭步吧,狼已扑入窗去,一口咬定了那个小女,转身往窗外跳去。不料,那小女迷糊中揪住了母亲的袄角,母亲笨重的身体立即显出了沉沉的负累。狼却毫不退缩,拼命扯拽,母女俩一起翻出窗台,甩下地来。接下去的事几乎可想而知了,静寂中孕育的火山爆发了,母女俩的哭叫声喷射开来,整个村庄都惊惊的。狼仍无惧色,拽动着母女俩从地上蹭过。直到一股寒风扫动耳梢,才不得不松了口,一步飞跃上了墙头。狼横立在墙头,明白了那寒风是位汉子抡动钢锨的行为,是险险的一着。可是,对着那萎缩在地上的猎物,狼依旧钟情不舍。那汉子又扑了上来,口中的喊叫应和了院外的嚷闹,狼不得不撤了,悻悻跳下墙去,极不情愿地走了。

这夜,狼没有失败,黎明是和着一个不小的胜利来到的。狼退出喧闹纷乱,慢条斯理在另一条胡同了。不多时,狼的前爪已搭在了圈棱上,绿色的目光定定地审视着其间的动静。圈内是一头猪,肥肥的,已有不少的肉了,正躺在静悄中消受着夏夜的滋味。那肥厚的肉立时感动了狼,眼中的兴味调动了喉里的涎水。本该扑上去了,而狼却要村落沉浸于安定之中,似乎在用涎水澄明着心胸的方略。

最终,狼胜利了,那头猪被狼掏了出去,在荒落的坟地里饱餐了一顿。循着狼的踪迹,不难觅得这位胜利者的计谋。狼先是轻轻掀掉那堵在圈门上的砖石,一块一块,耐心而又轻巧。掏完了砖,狼却没有从门洞钻进去,而是在片刻的沉定后突然翻墙进去的。于是很自然,那门洞成为肉猪逃跑的通道,这正中狼的下怀,狼避免了将那厮弄出圈墙的困难,尾随其后,也钻出圈来。狼没有满足于第一步的成功,立即钳制了肉猪的行进方向,猛然跃过去,咬住了喉咙,扼制了那可能惊扰静夜的要塞,接着,频频扫动尾巴,驱赶着肉猪向目的地挺进。

狼成功了。狼的成功不在于征服了一头猪,而在于掘开了征服这个村落的缺口。掘出这个缺口,狼是调动了不少心智的。村子里有门道,夜晚大门是锁合的,有一堵矮墙可以攀过去,可那墙紧连的院落里有一条不识货色的黄狗。头一次,就险些栽在狗东西那里,狼一进院,狗东西就吵嚷得沸沸扬扬,惊动了四邻。狼败退了,却大为恼火,再过去时,狼想撕烂这东西的皮肉。然而,没有,狼温柔地垂下双耳轻捷地贴上去,还奉上一块烂肉。这样做,狼很委屈,从实力说,收拾这东西不成问题,那黄狗不大,没有厉势。狼没有收拾这东西,是想到没了这东西,还可能有那东西。那东西也可能比这东西更为狡诈凶猛。狼打开这条通道,用了不多的破费,一块肉,一根骨头,每每光临将这物儿赐予黄狗,黄狗便没了叫声,乖顺地摇动尾巴送狼过去……

狼在村里屡屡得手,或是一头猪,一只羊,一只鸡,每夜总不会空过的。渐渐,自己的地盘被自己掏完了,成果越来越小,肚皮别说撑圆,填满也不易了,终于坠落于无奈了。似乎有一块尚可以开拓的小园,而那头黑母猪高大凶险,干掉她是不可能的,即使她胯下的那些小猪崽,也被她守护得无懈可击。是夜,无奈的狼,准备在这里捅破无奈,狼久久扒在圈棱上,久久盯着那圈中的黑影,企盼能有一只偶然露头的小崽,成为自己的口福。但是,他失算了,那黑疯婆凶凶地守着小崽,不容它们跨越一步。狼久久地待着,只待出了暗夜的消散,繁星的融解。

狼无奈了,要撤退了,又不甘这般无奈。一忽儿,东宅西邻的门都吱吱地开启了。有男人,也有女人,探出头来惑惑地问,谁家娃在哭呀?没人应声,又听见了凄凄婉婉的哭声。哭声牵着众人的脚步觅去,出了村,过了河,那哭声就在黄泥堆上,从刺稞子里尖厉出的哭声越响了,众人几乎是小跑了,惟恐去晚了那娃会有什么不测。突然,黑压压的来人愣住了,刺稞子下绵软着一只狼,那哭声正是狼的吟哦。

众人恼了,喊闹着拥了上去。狼迅速跃起,朝身后的崖上跑去。那跑动的样式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是一种少见的从容。时而还停下来看看赶得慌忙火急的人群。待人们逼近,重又颠达起脚步。

人,跑跑停停。狼,停停跑跑。众人撵去好远,威威武武把狼送回了后山。这时,日头腾上天空,照得坡上、梁上血染了一般红。

作者:乔忠延
中职校技术型人才受热捧
· 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 ...
· 山西:环境更清爽 群众心敞亮
· 公告
· 部分城区个别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
· 阳曲县石料生产企业污染治理提速
· 全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推进会召开
·回真向俗士之任
·娄烦狗俗
·亦庄亦谐“瘸腿诗”
·岚城供会
·一座楼的传奇
·雁门名士周续之
·白居易诗文在日本
·全国科学大会上的少儿代表
·品味金色时光
·我拍“西李马胡孙”
·迟到57年的毕业照
·报纸编辑业务培训
·改革开放后太原乡村新气象
·“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啦!”
Copyright © 2010 tyrb.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日报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